余言为安

沉迷吸jo无法自拔
填坑是什么?能吃吗???

【黑遍全联盟】叶与荣耀




——标题与实物不符

——这个世界观有点乱啊










树林在黄昏的余晖下绽出金黄,随即又消失不见

那里面别有洞天

这的时间仿佛是静止的,叶子不会落下,没有尽头,从哪里看都像一幅完美的油画

只是没有生机罢了

任谁来,看到这样的景色

首先想到的的惊艳,再然后就是永无止境的压抑

每棵树,看上去仿佛都是一样的

分毫不差

林中有一片空地,坐落着一个城堡,是岩石制造而成,常年关着门窗



#
“诶不是我说,你这地方想进来也太麻烦了吧”叶修进来之后,嘴中絮絮叨叨的,说罢便想从窗口翻进去
手中的千机伞还未来得及戳破窗口设下的阵法,上一层的便自己打开了

不见阳光的手拉开了墨红色的帘子,露出一个人来

他好像与这世界是一体的,任凭你的神识扫过,也觉察不到他的气息

他穿着厚重的牧师袍,银白色的长发垂在身后,看见叶修也不会有什么多余的神色
“一叶知秋,劳驾把您尊贵的爪子从窗沿上拿走,而且请您从正门进来行吗?”

叶修颇为熟练的跳到窗台下面,拿起千机伞就往门口走




#

叶修坐在软皮的红木座椅上,从怀里掏出一封信
镶着金边

张新杰从楼梯口出现,看到他的坐姿也没说什么,但神色非常不耐烦,浅灰色的眼睛里也有了情绪

“一叶知秋前辈,把信给我吧”

“什么一叶知秋,张新杰你在这深山老林里过傻了吧,我在一年前就把却邪让给孙翔那孩子了好吗”

“东欧那边又闹出来什么魔龙,冯主席非要我去”
“龙是那么容易现世的?”
这千百年来也就只有他一条啊


攥在叶修手里的信漂浮在空中,向张新杰飞去,最后停在身前不远处,刚好可以看见

“那现在呢,代号让我听听,总不能直呼名字”
张新杰读着信,食指和拇指不经意间又捏合在一起,摩擦着洁白的衣料

“要我说,在这联盟里,也就只有你还在这么叫别人了”



#

“君莫笑”叶修没正形地支起伞把玩,放轻了声音

取得是「醉卧沙场君莫笑」的意思么

那还真是挺贴切的

“何时又迷上这诗句了,苏姑娘该口味了?”

“没呢,我看她拿着风流烟沐的身份玩的挺欢,这是沐秋题的,有时候就是觉得吧……”

挺贴切的

叶修敛去了一身的锐气,连眼尾都下垂了些许

“第十一届,你去吗?”张新杰看着这像孩子一样的斗神,突然觉得时间都慢了下来

随后他又轻笑一声,连时间都不曾有过,何谈放慢?

“可能吧,反正没什么事做,沐橙想来便挂了个名字”

叶修又从围巾里和肩甲下拿出两封信“你若是有空就帮我把这两个给老韩和张佳乐吧,我记得你们是一个组织”

他抬抬手挥开了窗户,从窗口一跃而下,嘴中吹着口哨

顿时一阵狂风刮过,打破了这囚人的牢笼

淡唇轻启:“夏天了啊……”


#

“叶修!你还不来管管!这才第几天啊,这一个个大神就堆在这儿了,就说要见你!”陈果看见叶修仿佛看见了救命稻草,这几天她没日没夜的照顾在屋子里切磋的几位,呸!几十位大神!

她觉得这租来的小店从来没有这么蓬荜生辉过!

“正好,不用我一个一个去找了”叶修从前台拿出一沓跟之前给张新杰的那几张一样的信封,笔走龙蛇,闪着不灵不灵的光

“都在哪呢?”叶修敲了敲门口的木牌,拉住了苏沐橙留下的风铃,随即把风铃放到耳边

“应该…都在地下…演武场,…孙翔那孩子…被小唐…拽走了,云秀…在我这,其他的…你自己找吧……”铃铛里有说话声,断断续续的,还有元素魔法和西洋炮独有的轰鸣

叶修转了转笔,一下一下的敲墙砖,轻叹“真是太麻烦了……”

不知道是敲到哪块砖,叶修身后的墙壁往后一退,露出石砌的楼梯



#

下到地下之后,魔法、弹药、剑气交相辉映,晃得他眼睛疼

下回找小事情配个墨镜吧

想了一下自己带墨镜战斗的样子,一声笑音从唇齿间泄了出去

一时间,不管是手持法杖的索克萨尔,还是骑着扫帚飞的王不留行,亦或是乌烟瘴气的百花缭乱,悉数都停了下来

孙翔拿着却邪,在唐柔的猛攻下往后退,毕竟是女孩子,他下手太重也不好

于是抬手便是一个豪龙破军

寒烟柔•卒

等孙翔气喘吁吁地从擂台出来,看见这一个个的都停了手,和好兄弟唐昊面面相觑

怎么了这一个个的?

尝试眼神交流.GIF

您的好友唐三打已经拒绝了您的邀请.GIF

叶修觉得自己有点对不住这个二货孩子,他又想笑了

于是他就笑了,发出了杠铃般的笑声轻笑

一时所有人侧目





#


孙翔非常激动

扑上去给了叶修一个熊抱




#



吓得叶修信封掉了一地确定不是笑掉的?



#



最后这场闹剧是在联盟众人揍了一顿孙翔告终的



#



“来来来,排排坐,签名字了各位小伙伴”叶修从喻文州手里接过那一沓灰不溜秋的信,一个一个发下去

“为何这么脏”张佳乐拿手扇了扇纸上的浮灰

黄少天不甘示弱“你有权利说人家吗卖炭翁?麻烦把你那满脸的火药粉擦擦干净”

“那请你把你脑子里的黄色废料都回收了吧,哦我忘了,回收了你就没有脑子了呢剑圣大大”

“幸好张新杰不在这”李轩吹了吹黄张二人磨嘴皮子飘过来的灰尘

“所以一个法师连最基本的清洁咒都不会吗?”

“毕竟比不上像王队您一样的拿着飞行器的人”

张新杰转瞬出现在先前叶修站的地方,对一群脏兮兮的战士表示鄙视

“新杰来啦,哈哈”

叶修笑着面对脏兮兮的众人,额头跳出青筋,有种:自家孩子好闹腾和别家孩子一对比心好累 的感觉

所以为什么连清洁咒都不会!

于是叶修十分无奈的施展了魔法,叽里呱啦咕咕噜的咒语被他念出来

白光铺在身上,真的是比张新杰还要牧师

#



太漂亮了

漂亮到连黄少天都闭上了嘴

好吧没闭上

张佳乐缓过神来戳了戳黄少天的胳膊“不是吧,清洁咒真有清理脑子的功能?”

“去你的!如果真有这功能,在场的可能也就只有张新杰不会中招了”


张新杰对着休息室里的凳子使了个咒,把凳子变成了软木沙发

手捧一杯茶,好不惬意





#




方锐哭唧唧,爬到叶修身边“我也想坐”

被叶修一脚踹回去“做你的老虎凳去!”





#




“所以,嗯,是不是只有老韩没到了?”叶修散漫的敲敲桌面

“队长直接去帝都了”孙翔提醒

“哦,那么就是只有老韩还没有到……”突然窗口飞进来一只鸟,是只木鸟,腿上绑着一卷纸条

“连老韩都会弄这些精巧的东西了……”


“前辈若是想学,怎么可能不会?”肖时钦上前把木鸟拿过来拆分重组

“这种能返程的鸟确实挺精巧的”


“那也不如你精巧啊,小肖”叶修拉过“肖时钦”的手,在食指指甲上连点三下

“我就说前辈很聪明”肖时钦从楼上走下来,到木头堆堆里挑拣还能用的东西,再把琉璃镜掏出来

“啊,碎了”镜子碎了

张新杰大手一挥,那傀儡又回复原样,镜子却没有

“你往里面加了什么阵法?唔,是‘千里’?”

“是啊,给我心疼坏了。”

叶修用充满慈爱的目光揉了揉傀儡的头发“下回不要再胡闹了,小肖”

“我在这呢,前辈”


#




唐昊惊呼出声“完了完了叶修瞎了!”

唐昊Get叶修的暴栗一枚

叶修气若游丝“要瞎、也是你们晃瞎的……”




#




黄少天红了眼睛,一把拽住张佳乐的小辫子“都怪你!”

“去你的!你敢说你那大剑不反光?!啊我天松开!”



#




“这俩可能是傻了”王杰希说出声

随即与鱼文州对视一眼

好的,两位伙伴站在同一战线





#





张新杰站了起来,理了理额前的碎发

“你们已经浪费了三天,再不走我看你们也别想跟叶修呆在一起集训了”

这可吓坏了他们





#



“整装待发吧猴子们!”叶修如同猴子王一般向前方挥剑

“苏黎世在等着我们!”

“苏黎世!等着我们!”










—————




所以说还有谁记得在帝都的小周

我写的都是什么鬼玩意

本来想写韩张,然后硬生生改成all叶了

我好棒棒啊

评论

热度(33)